四旬已过,半生薄凉;

也曾克己奋发,胸怀激荡;

幻想红衣白马,气吐眉扬;

终是柴米挫了锐气,染了风霜;

江湖故人,十年奔忙游子倦;

午夜知音,书生一梦笑黄粱;

举杯畅饮不敢醉!

终怕至亲牵挂,卧榻之地无人归。

浊酒话苍桑,莫笑世态炎凉;

虽生如蝼蚁,当立鸿鹄之志;

命如纸薄,却应有不屈之心!

纵使人生一场梦,也要它黄粱一刻,

锦绣安详!

如您觉得文章还可以,可随意赞赏,情怀再多,也改变不了服务器得花钱这事,挣钱养博客。